<delect id="b8r7d"><option id="b8r7d"></option></delect>
        
        

          <thead id="b8r7d"></thead><font id="b8r7d"></font>
          <nobr id="b8r7d"><tt id="b8r7d"><p id="b8r7d"></p></tt></nobr><thead id="b8r7d"></thead>
          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南開要聞
          【我與南開的故事】父親王積濤的九所大學本科求學經歷
          來源: 南開新聞網發稿時間:2019-09-09 16:34

            編者按:南渡北歸育人杰,青春百年再出發。2019年10月17日,南開大學將迎來建校百年華誕。百年來,無數人與南開相遇,或在這里經歷成長,或在這里奉獻韶華,抑或只是在人生的旅途中遇到一個南開人。寫出你的南開故事,讓它成為南開的歷史。

          父親王積濤的九所大學本科求學經歷

          王 靖

            南開大學校慶百年的日子就快到來了。百年來,南開似一棵樹木,從破土而出的幼苗久經酷暑嚴寒和雨雪冰霜的洗禮,今天已長成一棵累累碩果的參天大樹。

            我父母雙雙在南開任職了一輩子,我是1952年生在南開長在南開的,對南開有著深厚的感情,對南開這幾十年來的發展變化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在此喜慶時刻,我不禁想起任教南開化學系60余年的父親王積濤(1918-2006)的一生。鑒于他的著述和論文等工作,大家可從網上和有關部門查閱到,我想在此講述一個不久前了解到的父親青年時期、40年代求學的故事,也有助于今天的人們對當時南開辦學歷史的一個畫面回顧。

            父親青年時期的求學經歷,因為正遇抗日戰爭,他在戰亂中不得已曾輾轉求學于9所大學本科才完成學業,這對于今天生活安定、教學順序按部就班升級考學的青年學子是怎么也不會想到碰到的。連我這個女兒原也只記得父親生前曾模糊地說借讀過幾所大學(而不知詳細),沒有多想其中借讀的困難。若非他去世12年后(筆者受邀參加了2018年他的母校西南聯大建校80年大型紀念活動)撩起的探究之心,前往清華檔案館親眼看到他親筆填寫姓名、家庭情況的學籍卡上有著聯大蓋章承認的竟然是9所大學章?。ㄙM力細數)的學習成績登錄(看著都紛雜眼花),當時就被震驚了!要不是我也做教師工作,絕不會想到父親當年求學的不易和尋師的艱辛,不禁為之唏噓不已。

            父親少年時從老家江蘇吳縣遷滬后,在中國最早開放的大城市上海的中、小學較早接觸到西方科學文明,打下了較扎實的學習基礎,開啟了他的學習科學的熱情和信心。1936年他從名校上海格致中學高中畢業時,以全校語文第一的成績考入南京國立中央大學農藝系,一心想在畢業后對中國這個農業大國有所貢獻,沒想到入學一年后的1937年,就趕上了“七七事變”抗日戰爭爆發,他暑假回上海探親后就再也無法返回南京復課。在時局動蕩中,酷愛念書的父親只好找到臨時遷入上海租界內的蘇州東吳大學化學系借讀一年,清華檔案館保存的他的聯大轉學學籍卡正是父親這一時期他全部一二年級所修課程、學分值的詳細情況。暫且不提他中央大學一年級時規定的文理、農藝課程科目及修得的學分,卡上僅二年級借讀的東吳大學及圣約翰大學、之江大學、滬江大學、金陵大學5校所開的課程就有16門。想象一下,僅打聽各校的課程設置和穿插安排自己的聽課時間也需花費不少精力(課程名稱詳見附表),可謂“復雜的系統工程”,還要加上后面重頭戲:聽課、完成各科作業及復習考試以達合格成績……也在這二年級期間,父親還關注到報紙上刊登有已遷到昆明的三所大學(清華、北大、南開)組成的西南聯大招生的消息,作為20歲青年,不愿在淪陷區過亡國奴生活的想法使他產生了多苦也要到后方、到名校去讀書報國的決心。結果他在完成前面所選課程外,又增加了轉學插班考試任務,均一一順利通過。錄取后,他即與一批這樣的學生籌集路費,離鄉背井,提上簡陋行裝繞道幾千里(避開敵占區),從上海坐船到香港,再轉道越南海防入境,跋涉數月,千辛萬苦到達西南聯大已遲到2個月……以上經歷可以看出,在戰火紛亂動蕩的社會環境下,父親要念書的頑強毅力及自治自理能力。

            1939年他在西南聯大化學系報到插班3年級時,受到了系主任南開教授楊石先先生的親切接待和鼓勵,堅定了他科技救國的信心;先生平易近人的作風溫暖了他的心,可以說從此結下了他與南開的不解之緣。在老師榜樣的帶領下,他和當時全校師生一起經歷戰時艱苦生活的考驗,茅舍陋室,糙米粗茶,還要隨時跑警報躲避日機轟炸。實驗室簡陋,試劑藥品匱乏,實驗儀器、圖書短缺……聯大的物質條件雖然惡劣,但由三校聯合而成的師資隊伍卻陣容整齊強大,名師薈萃,多為留學歐美一流大學回來的前輩大師,其中絕大多數是我國各有關學科的開創者。他就讀的化學系除了南開的楊石先、邱宗岳等教授外,北大有曾昭掄、孫承諤,清華有高崇熙、黃子卿、張青蓮等先生……老師們學術造詣深厚,治學嚴謹,心懷高遠,品德高尚,正直敬業愛生,對事業認真執著。當時聯大規定,學生可隨便選擇來自三校的各位老師所開課程學習,不僅可在本系隨意聽課,也可隨意打破文理商工等各科界線,旁聽自己感興趣的任何課程講座,不受限制。故父親不僅在本系盡得上述名師教導,如魚得水,如饑似渴,潛心學習,非常幸運,還有空旁聽自幼喜愛的中文系、歷史系課程,聞一多、朱自清、雷海宗等先生所開課程,使他沐浴著中國傳統文化精髓的雨露,受益匪淺,對大師們的崇拜,精神上的富足遠遠超越了物質上的貧瘠。

            名師大家的影響為父親一批學生無論在人格上還是學養上都打上了終身烙印。老師們憂國憂民的愛國情懷,對國家前途的信心,對事業的高度責任感,踏實苦干的作風都潛移默化地潛入他心中,成為他(和聯大校友們)后來在南開一貫的工作作風和敬業求實的動力,為南開化學系的快速發展竭盡力量。

            父親在聯大學習兩年后,以優異成績完成本科課程,被南開的楊石先先生聘為助教留校,成為聯大8年培養的3800名畢業生之一。就這樣,他的大學時期雖兵荒馬亂,但因禍得福,通過他的主觀努力,本科名副其實地受教于南京國立中央大學、蘇州的東吳大學、昆明西南聯大(清華、北大、南開)等9所大學名校,尤其三四年級借助得天獨厚的優勢、聯大三校的學術專長充實自己,真是三生有幸!

            留校后他師從楊石先參與中國最早的中藥藥理研究(治療瘧疾的“常山”)等工作,在各位學識淵博的名師身邊耳聞目染,受到嚴謹學風和學院派的扎實功底的訓練,到他1945年以清華的第六屆公款生留美(1943年經全國考試錄取預備),他在西南聯大呆了6年,也被聯大“剛毅堅卓”校風熏陶了6年,此間北大的學生名錄顯示他曾考上了北大研究生(后因同時考上清華留美生未上),這樣他的名字又一次被清華、北大名副其實地錄入榜單。1945年抗戰勝利,8月,他未及北歸,也沒有親人的送行和祝福,又提上簡易行裝開始了獨自赴美打拼深造的征程。他與同期幾位赴美同學一起就便從昆明到印度,在加爾各答等船數月期間,又遇學校所發路費遭竊靠打工籌款等曲折,后經坐美國運兵船底艙20多天,才于11月顛簸到美,直至1950年完成密歇根大學和普度大學的碩博士畢業答辯博士后工作,接到楊先生的南開教授聘書回國就任。父親遠離家鄉父母親人,異邦他鄉千萬里外獨自打拼求學整整11年,期間幸得導師楊石先時常溫暖的通信關心指導,如果再加上父親留美的2所學校,父親求學前后共經歷了11所大學,真正詮釋了唐朝賀知章的詩句“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的意境。當年父親的求學經歷,對于今天身處信息、交通等現代高科技發達社會在外求學的青年學子來說已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語。但他們曾經歷的磨難,從另一角度看,也鍛煉出了他日后一生中克服困難,為國家成就一番事業的毅力。多難興邦,父親后來一生的作為,正是一直朝著《西南聯大校歌》(詞:羅庸,曲:張清常)的方向:萬里長征,辭卻了五朝宮闕,暫駐足衡山湘水,又成離別。絕徼移栽楨干質,九州遍灑黎元血。盡笳吹弦誦在山城,情彌切。千秋恥,終當雪。中興業,須人杰。便"一城三戶",壯懷難折。多難殷憂新國運,動心忍性希前哲。待驅除仇寇復神京,還燕碣。

            父親常為他的母校驕傲,而我也為有這樣一位父親而驕傲。

          編輯:喬仁銘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迎百年校慶】首都醫科大學...
          秉傳統 開新路 求卓越 做科研...
          研究生入學第一課:如何接好...
          南開大學舉行2019級研究生開...
          “南開跑過百年”迷你馬拉松...
          任賢良做客“南開公能講壇”...
          在津臺胞中秋聯誼活動南開舉行
          中國科學報:詩中芳華,教與你知
          【我與南開的故事】父親王積...
          今晚報:南開大學材料科學與...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注明出處。
          秒速赛车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