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b8r7d"><option id="b8r7d"></option></delect>
        
        

          <thead id="b8r7d"></thead><font id="b8r7d"></font>
          <nobr id="b8r7d"><tt id="b8r7d"><p id="b8r7d"></p></tt></nobr><thead id="b8r7d"></thead>
          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南開人物
          嚴修:追求實學,不務虛文
          來源: 北京晚報 2019年03月21日 39版 發稿時間:2019-03-28 21:41

            90年前,被稱為“舊世紀一代完人”的他悄悄告別人間

           

            ▌蔡輝

            “就過去人物言之,嚴氏之持躬處世,殆不愧為舊世紀一代完人。而在功利主義橫行中國之時,若嚴氏者,實不失為一魯殿靈光,足以風示末俗。嚴氏其足為舊世紀人物之最后模型乎!在吾人理想的新人物未曾出現以前,對此老成典型,自不能無戀戀之私,有心世道者,或將與吾人同抱憾歟?”

            這是1929年3月16日,天津《大公報》社論《悼嚴范孫先生》中的文字,傳說出自“報界宗師”張季鸞之手。

            文中的嚴氏,即近代著名教育家嚴修,因創辦南開大學,被尊為“南開校父”。嚴修參與了近現代史的諸多重大事件,卻能潔身自好,始終保持獨立人格,身后備極哀榮。

            1950年9月,在南開師生小范圍聚會中,周恩來說:“嚴修先生是封建社會的一個好人。”

            關于嚴修去世日期,長期存爭議,有3月14日、3月15日和3月23日三種說法。

            據學者陳鑫考證:3月23日是張伯苓發來唁電的時間,當時張正在美國,故得到消息較晚。嚴修墓碑上標注的去世時間是3月15日,其實嚴逝于3月14日晚11點,按舊計時法,屬翌日子時,故訃告上誤寫成“家主嚴老太爺于陽歷三月十五日子時逝世”。

            恰逢嚴修去世90周年紀念日,回望這位“舊世紀一代完人”的人生,令人唏噓不已。

            一

            靠舊學出身,卻主張不學也可

            嚴修,字范孫,祖籍浙江慈溪。他的七世祖嚴應翹于順治年間到天津經商,其祖父嚴家瑞開始販鹽。

            1860年,為避英法聯軍之亂,嚴家遷居河北三河縣,嚴修就出生在那里。直到1862年,全家才遷回天津。

            嚴修的父親嚴克寬,初習儒,屢試不第,系家族中唯一男丁,只好從商。1870年至1871年,他被推舉為長蘆鹽場的總商。長蘆鹽場是我國最大的海鹽場,至今仍占全國海鹽產量的1/4。

            嚴克寬能上位,一因文化程度高,他每天早起必誦讀經書兩小時。二因自律嚴。三因熱心公益,曾辦過育嬰堂、粥廠等。

            嚴修從17歲起,每天晚上9點必寫日記,直到去世前一個月,這是受乃父影響。

            嚴克寬有兩子,長子嚴振,少年起專注舉業,天分不如嚴修。嚴修14歲即通過院試,進了府學,過了一年,嚴振才考進去。

            嚴修19歲時,嚴克寬去世,嚴振為承父業,只好棄儒經商。20歲時,嚴振開始學習代數、幾何,大大開闊了視野。他后來對自己的長子嚴崇智說:“訓詁之學,金石之學,??敝畬W,雖不學可也;駢文,古近體詩,不學可也;極而言之,時文、試貼、律賦,不學亦可也。”

            追求實學,不務虛文,成了嚴修一生的堅持。

            二

            半路遇上了梁啟超

            1882年,年僅22歲的嚴修參加順天府鄉試,結識了徐世昌(后曾任中華民國總統)。二人感情相投,且同時中舉,在嚴修日記中,常稱徐為“菊哥”(徐世昌字菊人)。第二年,嚴、徐參加會試,嚴修通過,成了翰林院庶吉士,徐鎩羽,3年后才考中。

            1894年8月,嚴修被任命為貴州學政,在貴州任職的近4年間,他積極推進現代教育,成為當地傳播西方文化第一人。在嚴修任中,貴州出了清朝200多年間唯一狀元。37歲時,嚴修開始跟著祁祖彝學英語,此后堅持十多年。

            任滿后,嚴修自上海乘船去天津,再從天津回北京。在船上,嚴修見“余艙外有一人,堆行李于船闌之內,而徙倚以待”,他推窗問是誰,竟然是康廣仁,在陪病重的梁啟超去北京。

            嚴修與梁啟超聊得投機,康廣仁不得不提醒梁:“數日來未曾說如許多話,今日話已多矣。”

            到北京后,嚴修與維新派聯系密切。戊戌變法前,嚴修提出,可循乾隆年開博學鴻詞科之例,開經濟特科,授民間實學人才以功名,這被稱為“戊戌變法的先聲”。此議引起軒然大波,嚴修的座師徐桐震怒,吩咐門房說:“嚴修非吾生,嗣后來見,不得入報。”

            徐桐時任內閣大學士,任滿回京的嚴修始終得不到新的任命,只好黯然回津。因提前退出,嚴修意外得福,戊戌變法敗后,清廷未追究嚴修的責任。

            三

            過引接寺卻不進門

            1898年6月17日,嚴修去天津小站看望徐世昌。

            徐世昌早就認識袁世凱,他當初參加鄉試,袁世凱贊助了100兩白銀。袁世凱到小站時,徐世昌因母喪,在家賦閑,在袁世凱再三勸說下,徐加入了新軍。

            徐世昌介紹嚴修與袁世凱相識。袁世凱后來說:“予最親信者有九才人、十策士、十五大將。”嚴修在“九才人”中排名第三,被稱為“良才”。

            在1904年前,嚴修與袁世凱交集不多,他專心在天津辦學。

            1898年,北洋水師學堂畢業的前海軍士官張伯苓來嚴家私塾教英語,二人均有教育救國理想,開始試辦新學。

            1902年,嚴修聯合林墨青、王寅皆等鄉紳,創辦了天津第一所正規小學,即天津民立一小。這一年8月,嚴修自費赴日考察教育,在拜訪早稻田大學創辦人大隈重信時,嚴修問:“現代教育讓人的智力不斷提高,道德不斷退步,是這樣嗎?”大隈回答說:“哪有這回事,現代教育能讓人的智力與道德同時進步,絕無后退的道理。”

            大隈重信在甲午戰爭中是強硬的主戰派。他后來當上日本首相,向袁世凱提出《二十一條》。

            在游馬關時,嚴修過引接寺(當年李鴻章下榻處)而不入,并寫下這樣的詩句:“莫過引接寺,莫登春帆樓(《馬關條約》談判處),恨來天地莫能載,藐爾東海焉容收。”

            四

            因支持袁世凱而出局

            1904年,勢力漸熾的袁世凱以嚴修辦學有成,請清廷賜予五品銜,繼而力邀嚴修任直隸學校司督辦。嚴修力辭未成,只好就任。

            袁世凱說:“吾治直隸之政策,曰練兵,曰興學。兵事我自任之,學則聽嚴先生之所為,吾供指揮而已。”嚴修從此被人們視為北洋系的“文宗”。

            1904年夏,在張伯苓的陪伴下,嚴修再度訪日。當時清朝學部有規定,官員來任職,必先去日本考察。

            在日記中,嚴修記錄道:“日本罕有爭者,譬如途間此人誤傷彼人,此人急惶恐謝過,彼人遜謝相酹。”“(旅館女服務員)穩慎勤敏,事事有幾率,不煩絮語也。”

            尤其讓嚴修震驚的是,在日本,去幼兒園“接送幼童之女仆,皆聚待于一室,兩行對坐而操女工,其不肯須臾廢時如此”。

            嚴修深感日本教育的成功,回國后,將自己的家塾與大鹽商王奎章、王益孫的家塾合并,成立了敬業中學堂,兩家共同負擔,此即南開中學的前身。與此同時,嚴修還選送了近百名學生去日本深造。

            1905年冬,嚴修入學部擔任右侍郎。

            1909年1月2日,清廷以袁世凱“足疾”為由,剝奪了他全部職務,讓他回鄉“養疴”,嚴修是唯一上疏表示反對的。多年后,嚴修回憶起此事時,承認有投機成分,“知其(袁世凱)智略,緩急有足恃”。

            袁世凱離京時,嚴修往送,得罪了攝政王載灃,在載灃排擠下,嚴修一年后稱病,再度出局。

            五

            不因公廢私情,不因私誤公事

            袁世凱下野后,嚴修去河南項城看望袁,袁盛情招待。第二天嚴修要走,袁世凱不肯,嚴說已買好火車票,袁世凱讓嚴退票。嚴修后來感慨說:“項城(即袁世凱)之情誼周至,不唯可感,亦可法也。”

            辛亥革命爆發后,袁世凱再度被清廷重用,嚴修暗中聯絡,為南北和談做了一些工作。民國成立后,袁世凱想讓嚴修當度支部長,嚴修堅辭,袁又請他當教育部長,依然不就。但袁世凱把幾個兒子托付給嚴修教育,嚴卻答應了。袁世凱贈給嚴修三千元謝儀,嚴修不肯收,便用這筆錢,帶袁世凱的兒子們去歐洲留學。

            自1911年起,長蘆鹽場經營陷入困境,敬業中學堂失去了“金主”,嚴修只好四處“折節化緣”,在北洋系中人的贊助下,終于挺過難關。

            1915年,袁世凱復辟的野心日趨明顯,嚴修堅決反對。他給袁的心腹幕僚張一麐寫信,希望予以勸諫。在信中,嚴修寫道:“為大總統計,不改國體而亡,尤不失為亙古惟一之偉人改而亡,則內無以對本心,外無以對國民,上無以對清之列祖列宗,下無以對千秋萬世。”

            嚴修與袁世凱分道揚鑣,然而,當1916年6月7日,得知袁世凱去世時,嚴修火速進京,“哭項城于居仁堂”。

            1919年1月袁世凱長子袁克定的生母于氏去世,嚴修冒著嚴寒,親自送靈至車站,“步行約四里許”。

            六

            他說“人各有志”

            1919年,南開中學升格為大學,據當年的《捐款收入表》載:梁士詒、周自齊、曹汝霖認捐40萬;閻錫山認捐五千元;黎元洪認捐1萬元。

            晚年嚴修遠離官場,只關注教育和寫詩。

            1917年,周恩來即將從南開中學畢業,嚴修的長子嚴崇智寫信給嚴修,說:“周恩來之為人,男早已留心,私以為可為六妹議婚,但未曾向一人言之耳。”

            嚴修贊同此議,他曾稱周恩來是“宰相之才”,但周不同意,他說:“我是個窮學生,假如和嚴家結了親,我的前途定會受嚴家支配。”

            嚴修不以為忤,周恩來后因參加愛國運動,南開大學迫于當局壓力,只好開除周,嚴修捐出7千元,設立“范孫獎學金”,支持周恩來、李福景出國留學。

            1950年,周恩來對南開校友說:“我在歐洲時,有人對嚴老先生說,不要再幫助周恩來,因為他參加了共產黨。嚴老先生說‘人各有志’。他是清朝的官,能說出這種話,我對他真是感激。”

            1929年2月,嚴修“偶受感冒,經延醫診治,自知不起,作自挽詩”,竟溘然長逝,離70歲的生日還不到一個月。嚴修去世后,南開畢業生捐款為他豎立了銅制胸像,該像在抗戰期間失蹤。

            海上風吹一葉舟,酒酣長嘯按吳鉤。

            帶懷勿盡吾衰矣,尚欲乘搓向斗牛。

            胡適說:“(嚴修)是中國舊道德傳統和學識淵博最可敬的代表人物。他是一位學者、藏書家、詩人、哲學家、最具公德心的愛國志士。”

          編輯:韋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學校召開新提任中層干部廉政...
          學校部署2019年秋季學期本科...
          南開大學2019級學生軍訓成果...
          信興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蒙德...
          南開大學教授王南湜:合格的...
          南開大學召開“不忘初心、牢...
          楊慶山會見8名退役學子
          南開師生在深圳開放數據應用...
          【迎百年校慶】嚴加安院士做...
          【組圖】練武場上展英姿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注明出處。
          秒速赛车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