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b8r7d"><option id="b8r7d"></option></delect>
        
        

          <thead id="b8r7d"></thead><font id="b8r7d"></font>
          <nobr id="b8r7d"><tt id="b8r7d"><p id="b8r7d"></p></tt></nobr><thead id="b8r7d"></thead>
          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南開人物
          教師顧沛 授人以漁
          來源: 南開新聞網發稿時間:2019-01-04 09:12

            南開新聞網記者 林棟

            五年前的一堂課,天津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院長王光明至今記憶猶新——2013年,顧沛給教師教育學院研究生和“國培計劃”學員做了一場講座,題為“一節初中數學課的深度點評”。顧沛點評得非常細致,從頭到尾分析了教學整體設計、教學語言、教師教態等方面。聽完講座,數學課程與教學論專業的研究生們大受啟發,專門寫了多篇論文,深入研究數學課堂追問的類型及特征、教學中如何滲透數學思想、數學探究活動課中的師生交流等專題。這些研究論文成功發表,其中有一篇還發表于CSSCI來源期刊。

            “講座過程中師生之間互動頻繁,學員們深受啟發,掌聲不斷。”王光明院長這樣描述講座的情景。實際上,活力四射是顧沛課堂的常態,也是顧沛的常態。今年73歲的顧沛,還在給本科生上課,并且每次下課都會收獲掌聲。備課、上課、指導學生是他的“日常”。這位看起來平凡的老人,已經作為第一完成人在5個方面連續5屆獲得國家級教學成果獎,一等獎1次,二等獎4次。這個國家級大獎每4年評選一次;連續20年,顧沛一直榜上有名。這在全國高校,都是絕無僅有的。

            顧沛的教學之“道”

            顧沛是首屆國家級教學名師獎獲得者。1945年出生的顧沛,在南京讀完了小學和中學。1963年高中畢業,顧沛考上了北京大學數學力學系,在這里打下了堅實的數學功底。除了數學力學系的專業知識,顧沛還學了一樣——老師講授知識的方法。“在北大,一方面是讀書學習知識,另一方面是聽課的時候學習了很多教學方法。我自己的教學是站在了很多優秀老師的肩膀上。”顧沛說。

            優秀老師的肩膀,可能是一步梯子,也可能是一堵高墻。是梯子還是高墻,一方面是學生的悟性,一方面是教師的水平。“教是為了不教,學是為了會學。”這是顧沛掛在嘴邊的話。

            顧沛把“搞好教學”分成了3個層次:職業、事業和藝術。把教學當職業,就是老老實實完成工作;當成事業,就是孜孜以求,全心投入;當成藝術,則會對教學產生無限的追求,擁有無限創新創造的動力。“一個教師,如果既把教學當作職業去恪守,又把教學當作事業去熱愛,還把教學當作科學和藝術去追求,那么,境界高了,教學效果也一定會更好。”這是顧沛常常勉勵自己、勉勵青年教師的話,也是他的教學之“道”。

            教學工作這么忙,可別的事情也有一大堆,沖突了怎么辦?顧沛回答得斬釘截鐵:當然是以教學為主!南開大學數學科學學院教授丁龍云曾協助顧沛建設數學試點班,在做這些工作的過程中,經常能接觸到顧沛準備的資料。每一次接觸,丁龍云都為這些資料的豐富程度感到震驚,常常為此欽佩顧老師為工作所傾注的大量時間和精力。“事實上,那幾年里,每天晚上從數學樓前經過,總是看見顧老師辦公室的燈光仍然亮著。”丁龍云說。

            數學之美,美在精神

            1978年,國家恢復研究生招生的第一年,33歲的顧沛考入南開大學讀研,導師是吳大任教授。1981年3月,顧沛研究生畢業,留校任教。

            4年后,陳省身先生親自創辦的南開大學數學研究所正式成立。創辦研究所的同時,陳省身先生向當時的國家教委建議,從全國高中數學聯賽一等獎獲獎者中選拔學生,不必經過高考,直接保送到南開大學。就這樣,陳省身創辦了南開大學數學試點班,并且把招生、教學、管理的重任交給了顧沛。從1985年到2007年的20多年里,顧沛一直在為數學試點班工作,被學生們稱為“試點班之父”。

            陳省身對數學試點班非常關注,常常找顧沛談試點班的事情。2003年“非典”疫情爆發,學校為了保護陳先生,謝絕了外界對陳先生的訪問。陳省身閑下來,就想到了給大眾做數學科普。當時流行送掛歷,陳省身就對顧沛說,咱們是不是可以做一個數學掛歷。顧沛以一月一位數學家為線索設計了一個掛歷草稿,陳省身看了之后覺得滿意,自己出資印制了一批,并題字“數學之美”。

            顧沛認為,數學之美反映了數學最重要的思想和精神。教師登上講臺,不僅要傳授給學生知識和能力,還要培養他們的素質和素養。顧沛認為,有4種素養是最基本的——自學、推理、健康、信息技術。自學的素養,指的是終身學習的意識和能力。學校的學習是學生成長的重要階段,更為重要的是將來走出校門之后的終身學習。在學習過程中,我們僅學會知識的分類是不夠的,還要懂得邏輯推理。很多知識是相通的,有推理的素養,才能有一通百通的學習效果。此外,目前獲取信息的渠道很多,要學會利用各種工具,同時不被工具所“奴役”,這就需要信息技術的素養。而以上一切的素養,都建立在身心健康的基礎之上,所以還要有健康的素養。

            以上幾種素養綜合起來,就會形成“透過現象看本質”的能力。“太陽東升西落是現象,本質則是地球的自轉。我們教學中有很多機會能夠培養學生的這種能力,讓學生關注自然界的本質,人類社會的本質,宇宙的本質。”顧沛說。

            “撿到寶”的聽課體驗

            顧沛的數學課,無論是數學專業課還是“數學文化”公選課,都讓學生“服氣”,覺得“撿到寶”。顧沛一般都是提前半小時到教室,擦好黑板,檢查好講臺麥克風,提前看看PPT屏幕有沒有問題。“你做的這些工作,學生都看在眼里。你要求學生全勤,不逃課、不遲到,那你自己應該首先做到。教師每次都準時,學生看到的是你對教學的重視和對工作的態度,這也是一種言傳身教。”顧沛說,教師應該做到以德立身、以德立學、以德施教、以德育德。此外,顧沛認為,教師應當心存愛心,應當尊重學生、尊重知識、尊重課堂,注重培養學生的信念以及理想。

            顧沛把“尊重學生”理解為“以學生為本”,上課的時候要搞互動,不搞照本宣科的一言堂。他的課上少有沉悶繁復的長篇大論,經常是活潑的、興味盎然的互動。“在顧老師的課堂上,有很多師生之間的、同學之間的互動,還能啟發大家的思考。同學們都會舉手回答問題,參與討論。”商學院2017級國際會計專業本科生周磊說。

            “顧沛教授尤其喜歡和學生互動,喜歡提問,接受各種各樣的答案。” 2017級化學伯苓班本科生游正中說。這種課堂上的互動,顧沛和同學們都樂在其中。“學生上課回答問題,答錯了你怎么處理?怎樣呵護學生的信心?你可以選擇讓他坐下,然后請別的同學回答問題,但這樣勢必會傷害學生的信心。你也可以慢慢地引導,幫助他想到一些點,再給他一些肯定。課堂上要讓更多的學生都有發言亮相的機會。”如何讓學生愿意討論、愛上思考,顧沛有自己的辦法。

            “對顧沛老師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講課的時候總是笑瞇瞇的,跟同學交流時會身體前傾,感覺他打心底里尊重、喜愛他的學生。”商學院2017級財務管理專業包巖霖說。

            今年6月召開的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提出要多開“金課”,斃掉“水課”。顧沛認為,現在網絡發達,獲取信息的渠道很多,教師再照本宣科自然是“水課”,有的學生上課玩手機,實際上是對“水課”的抵抗。怎樣打造金課?既要“灌滿那桶水”,又要“點燃那把火”,處理好兩者的關系,就能在傳授知識的過程中育人,課堂含金量就能提高,就能打造金課。

            談到聽顧沛講課的收獲,包巖霖覺得自己學會了一種數學思維,“在面對復雜的問題時不要慌張,要靜下心來,把問題簡化,并且通過認真的不重復不遺漏的分類討論來解決。通過課程,收獲了一種全新的對待生活的方法論,指導著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善教者使人繼其志

            在2001年2月,顧沛在南開大學開創了一門史無前例的公共選修課——“數學文化”課。2015年9月,“數學文化十講”慕課又登錄中國大學MOOC平臺。2018年11月,中國教育電視臺和高等教育出版社組織評選了最美100門幕課,“數學文化十講”獲得了一等獎。

            顧沛的“數學文化”課,設置有課堂演講環節。名額有限,同學們自愿報名。正式演講前,顧沛會專門請同學到辦公室試講一遍,再針對試講情況具體指導。這個試講環節,就成了顧沛手把手教學生如何教學的小課堂。課堂演講15分鐘,而試講環節常常需要一個多小時。周磊參加過課堂演講,試講環節顧沛耐心細致的指導給了他很大幫助——如何突出重點,如何展示亮點,甚至PPT的字體、字號和色彩的使用,顧沛都會給出建議。除了技術層面的指導,還有風格層面的把握。包巖霖說:“顧老師會對演講的內容安排、演講的表現形式做出指導。我最大的收獲是了解了如何條理清晰,具有邏輯性地安排一次能突出重點的演講,并且如何講得生動有趣。”

            顧沛的言傳身教,給了學生們深遠的影響。十幾年前,南開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劉芳同學報名課堂演講,選定的講題是《七巧板中的數學》。劉芳以很認真的態度對待這次演講,為了提高課堂效果,她在教具上下了很大功夫,請人做了兩副較大的七巧板,制作很精良。兩副七巧板一共花了200塊錢,在當時幾乎是一個月的生活費。課堂演講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南開大學數學科學學院教授李軍曾跟著顧沛上過兩年的課。在他的印象里,顧沛做工作極為認真細致,板書都要精心設計,每堂課的時間也規劃得很好。當時顧沛批改作業,不僅指出問題所在,連病句都給改好。這一點讓李軍欽佩不已。丁龍云留校任教后更為深刻地理解到,把課講得嚴謹、生動、掌握好時間,需要付出多大的時間和精力。“這對于我自己后來的備課和講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丁龍云說。

          編輯:張麗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學校召開新提任中層干部廉政...
          學校部署2019年秋季學期本科...
          南開大學2019級學生軍訓成果...
          信興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蒙德...
          南開大學教授王南湜:合格的...
          南開大學召開“不忘初心、牢...
          楊慶山會見8名退役學子
          南開師生在深圳開放數據應用...
          【迎百年校慶】嚴加安院士做...
          【組圖】練武場上展英姿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注明出處。
          秒速赛车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