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b8r7d"><option id="b8r7d"></option></delect>
        
        

          <thead id="b8r7d"></thead><font id="b8r7d"></font>
          <nobr id="b8r7d"><tt id="b8r7d"><p id="b8r7d"></p></tt></nobr><thead id="b8r7d"></thead>
          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南開人物
          南開大學與京劇的百年情緣
          來源: 中國藝術報 2018年12月7日 第8版發稿時間:2018-12-21 16:08
           
           

            訪蘇期間,梅蘭芳同張彭春(后右一)與蘇聯導演愛森斯坦、劇作家特列杰亞考夫合影

                 作者:劉佳 

            日前,“南開大學京劇傳承基地”入選教育部擬認定的第一批55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基地” ,在僅以京劇為傳承項目的高校中,南開大學是唯一一所并不從事專業戲曲人才培養的綜合性大學,因此,它的入選或多或少讓很多人有些懵懂。事實上,即將迎來百歲華誕的南開大學,早已和京劇藝術共同走過了一個世紀,或許可以這樣說:當京劇藝術剛剛走出國門的時候,沒有哪所大學,為京劇藝術的海外傳播作出過如此卓越的貢獻。

            與京劇結緣得益于南開的戲劇教育傳統,南開首任校長張伯苓先生把戲劇當作一種重要的教育手段,他說:“世界者,舞臺之大者也。其間之君子、小人,與夫庸愚、英杰,即其劇中之角色也。欲為其優者、良者,須有預備。學校者其預備場也。 ”“從戲劇里面可以得到做人的經驗。會演戲的人將來在社會上必能做事,戲劇中有小丑、小生、老生等,如果在戲劇中能扮演什么像什么,將來在社會上也必能應付各種環境。 ”自南開學校創立之初,張伯苓就與教職員和學生們一起編演新劇,開始了中國北方最早的話劇活動,周恩來、曹禺后來都成為南開新劇團的主力。張校長提倡話劇,是希望借助這一新的藝術形式,啟迪民智、改良社會風氣,但難能可貴的是,他并未像很多同時代的文化精英那樣,因為提倡“新” ,而把中國傳統戲曲當作“舊”而一概抹殺。

            張伯苓的確很少進戲園子,他覺得那里魚龍混雜,身為大學校長理應為人師表,如果經常在那樣的場所進進出出,難免讓學生有所誤解。然而,這位極其注重個人形象的張校長,卻是個地地道道的超級戲迷,當時天津人都知道,張校長敢于和“戲子”交朋友,梅蘭芳、程硯秋、郝壽臣這幾位開宗立派的京劇大師都是他的好朋友。他不僅把梅蘭芳、郝壽臣請到學校來,參觀校園,合影留念,還幫助郝壽臣編演京劇《荊軻傳》 ,一時傳為美談,當然也招致頗多非議。

            “九一八”事變后,張伯苓深感華北形勢危急,幾經考慮,終于在四川建立重慶私立南渝中學,后改名重慶私立南開中學??谷諔馉幈l后,南開師生的愛國壯舉引來了侵略者的瘋狂報復, 1937年7月29日、 30日,南開大學持續兩天受到日軍的狂轟濫炸,“秀山堂、思源堂、圖書館、教授宿舍及鄰近民房,盡在煙火之中,煙頭十余處,紅黑相接,黑白相間,煙云蔽天,翹首觀火者,皆嗟嘆不已。 ”儀器設備、珍貴典籍被焚毀或洗劫一空,重達13000余斤的校鐘亦遭劫掠,南開園成為一片廢墟。1938年,南開大學南遷昆明,與北大、清華共同組成國立西南聯合大學,而部分師生則赴重慶繼續工作、求學。據老校友回憶,當時重慶沙坪壩上各類學校眾多,而南開的京劇演出格外引人矚目,師生和校友們成立了“南友國劇社” ,還配了一副對聯—— “世事總歸空,何必以空為事實;人生本是戲,不妨將戲作真情。 ”逢年過節,學校里總要演上幾臺大戲,師生、校友紛紛助陣,甚至連張伯駒這樣的名士都鼎力加盟。1944年,郝壽臣先生的兒子、后來成為著名心理學家的郝德元先生,因遭日軍追捕而輾轉遷往重慶,張伯苓聘請他到重慶南開中學當英文教師。那一年的10月17日,在南開中學四十周年校慶之際,郝德元在張伯苓家中,由校友吹笛,自己司鼓,演唱了《醉打山門》中的兩支曲牌。不知張校長聽著那雄渾篤實、韻味醇厚的曲調想起了什么,他的思緒中一定有那飽受戰亂之苦的故鄉吧,一定有那早已被日寇炸成焦土的南開園吧,也一定有那句“南開,南開,越難越開”的口頭禪吧。

            張伯苓校長的弟弟張彭春先生,是著名教育家、中國早期話劇先驅, 1916年從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后回南開任教,并主持南開新劇團, 1930年梅蘭芳的赴美演出就是由他建議和促成的。梅劇團的第一場演出是在華盛頓中國駐美使館招待各界知名人士,正在美國講學的張彭春也應邀觀戲。那天,梅蘭芳演完《千金一笑》 ,問張彭春:“今天的戲,美國人看得懂嗎? ”張答:“不懂,因為外國沒有端陽節,晴雯為什么要撕扇子,他們更弄不清楚。 ”盡管赴美之前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但此刻藝術家的敏銳還是讓梅蘭芳感到此行與前番兩度訪日有很大不同,他緊緊握住張彭春的手說:“請您幫忙重新組織安排一下……如果我失敗了,中國文藝界也沒有光彩。 ”梅蘭芳立即通過銀行家馮耿光聯系張伯苓,得到他的同意后,張彭春正式出任梅劇團總導演。

            中西方藝術傳統不同,在中國戲劇長期以來是通俗藝術,而在西方戲劇的地位自古希臘時代就非常崇高。因此,盡管中國傳統戲劇的藝術成就絲毫不遜色于西方,卻一直得不到學術界的重視。張彭春擯棄傳統成見,首先向美國學術界推薦梅劇團,由此掀起學術界了解東方文化的興趣和熱情,眾多知名學府紛紛邀請梅蘭芳去座談、演說,其中,波摩那大學和南加州大學還特別授予梅蘭芳文學博士榮譽學位。知識精英階層的肯定,促使美國主流社會接受了梅蘭芳作為一位東方藝術家、中國戲劇藝術代表人物的文化身份,認定他此行來美的目的是溝通中西文化,而非單純以盈利為目的的商業演出。

            張彭春出任梅劇團導演,是中國京劇團體第一次建立導演制,他用西方的導演方法對每晚演出時間進行精確計算,深入洞察觀眾審美心理和欣賞習慣,據此調整演出內容。1930年2月26日,梅劇團在紐約百老匯第四十九街劇院進行了首場公演。9點整,身穿禮服的張彭春走到臺前,用流利的英文向觀眾介紹中國京劇的特點,并特別強調:“中國京劇是古典戲劇的精華,只有最聰明而有修養者才能欣賞。愚蠢者聽不懂,他們是難以久坐的。 ”這招激將法著實有效,在巧妙的“強迫”下,全場鴉雀無聲,無一人中途退場,而梅蘭芳的儀態萬方和京劇藝術的獨特魅力就這樣不知不覺地走進了美國觀眾心里。由于張彭春的決定性作用, 1930年梅劇團的美國之行,由一次禍福難測的商業巡演,變成一次有效的文化破冰之旅。長達半年的訪問演出,京劇征服了無數驕傲的藍眼睛,為中國戲曲藝術贏得了前所未有的尊重,在中國戲曲史和中外文化交流史上寫下華彩的篇章,也被永遠銘記在中美兩國人民的心中。

            1935年,梅劇團訪問蘇聯,再次約請張彭春擔任總導演,張伯苓校長特意準假兩月。在莫斯科期間,梅蘭芳非常幸運地獲得了與高爾基、梅耶荷德、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等人親切交流的機會, 4月14日,梅蘭芳特別請莫斯科藝術劇院院長丹欽科在蘇聯對外文化協會禮堂主持召開了一場座談會。這場浸潤在京劇熱中的座談會是中西方戲劇交流史上的一次重要歡聚,應該說,是充滿寫真之美、虛擬之妙的中國傳統戲曲讓苦苦尋求突破的西方寫實主義戲劇深受啟發,使其獲得了可資借鑒和學習的寶貴樣本,間接地影響了西方現代派戲劇的發展,這是京劇藝術為世界戲劇發展作出的杰出貢獻。京劇藝術,能夠在中國積貧積弱的時代,令驕傲的西方世界為之傾倒,能夠在今天成為舉世公認的中國國劇,南開人功不可沒。

            除了張伯苓、張彭春伯仲,南開大學還活躍著許許多多喜歡唱京劇、研究京劇,甚至創作京劇的學者,南開的古典小說戲曲研究曾在全國首屈一指。2001年,南開大學的學生京劇團出訪日本,是中國第一個出國演出的業余學生京劇團體。作為一所綜合性大學,南開的京劇傳承并非培養職業演員,而是培養高水平的觀眾和研究者,在京劇的未來,他們都將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一百年的弦歌不輟,一百年的薪火相傳,京劇藝術因南開人的襄助而成為萬眾矚目的中華國粹,南開人也因京劇而得到傳統文化的熏陶與鼓舞,這種難得的緣分,當然應該延續下去。

           

          編輯:韋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學校召開新提任中層干部廉政...
          學校部署2019年秋季學期本科...
          南開大學2019級學生軍訓成果...
          信興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蒙德...
          南開大學教授王南湜:合格的...
          南開大學召開“不忘初心、牢...
          楊慶山會見8名退役學子
          南開師生在深圳開放數據應用...
          【迎百年校慶】嚴加安院士做...
          【組圖】練武場上展英姿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注明出處。
          秒速赛车结果